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森林保险理财

养老金规划、医疗费规划、资产配置、人寿险、财产险……

 
 
 

日志

 
 
关于我

1996年开始从事人寿保险__这一爱心行业,积累大量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从业经验,是行业的"老行尊"和资深理财规划师(已获美国IARFC"国际认证财务顾问师"认证,编号RCGZ00934),现供职全球寿险市值第一位的中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中国唯一国家控股的世界500强的保险企业,排名从2003年290位串升到2016年54位)广州唯一血缘团队独立驻珠江新城CBD核心区。2011年-今,每年被广东省分公司评为“卓越之星”及广州市星级会员。多谢赐教关照!

网易考拉推荐

华师教授办基金为蒙冤好人“埋单”  

2011-09-16 19:13:52|  分类: 热门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大森林善意提醒: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谈方发起“搀扶老人风险基金”,鼓励公众“大胆地搀扶倒地老人”,一旦蒙冤,基金会将派志愿者律师免费帮其打官司,若败诉,则替其赔钱

尊老敬老是中国的优良传统,但近年来接连发生了南京彭宇案、天津许云鹤案,让不少人不再敢搀扶老人。因无人扶助,甚至有突发疾病的老人在众目睽睽下遗憾去世。全社会开始反思当前传统道德的滑坡。

道德的大环境短期内难以改变,但有心之人试图通过自己的付出与智慧,改变小环境,华南师范大学理论部教授谈方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在2008年5月设立了“中国好人网好人基金”,并于今年在“好人基金”旗下成立了第七个专项基金——“搀扶老人风险基金”,替因搀扶老人而蒙冤的好心人“埋单”。

许云鹤案引发舆论关注后,知名主持人白岩松采访了谈方,“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就此蜚声国内。9月8日,新华都集团总裁唐骏宣布效仿谈方,设立百万元“助人基金”。

这种类似保险业的基金能否真正保住传统道德之“险”?让我们拭目以待。……

“好人基金”的操作办法类似于保险业,哪个好人遇到了困难、蒙受了冤屈,基金会就根据他们的受困程度进行“损失估价”和“理赔”。但与保险不同的是,谈方保的是所有有困难的好人,而非“买险者”。

————————————————————————————————————

近日,记者在华南师范大学五山校区采访了谈方,他看上去既疲惫又兴奋。

谈方告诉记者,自从央视“新闻1+1”栏目报道“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之后,找他的人很多。“我这两天几乎都忙得没能睡觉,但看到大家对‘好人基金’这么关注,我感到很欣慰。”

华师教授办基金为蒙冤好人“埋单”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就在记者采访的当天上午,一位好心人将10万元投入“搀扶老人风险基金”。

基金初衷:

向社会示范“好人有好报”

1959年出生于湖北黄冈的谈方,自幼就受到助人为乐精神的教育,喜欢看历史片的他往往会为片中好人的义举而感动落泪。他说,他忍受不了生活里的好人有困难、受冤枉,这是他成立“中国好人网好人基金”的直接原因。

2008年5月19日,是汶川地震全国哀悼日,谈方选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创办“中国好人网”,同时成立“好人基金”。谈方介绍,“好人基金”由社会各界捐资,用于“说好人、帮好人、做好人”,特别是帮助有困难的好人。

“好人基金”的操作办法类似于保险业,哪个好人遇到了困难、蒙受了冤屈,基金会就根据他们的受困程度进行“损失估价”和“理赔”。但与保险不同的是,谈方保的是所有有困难的好人,而非“买险者”。

谈方把“好人基金”分为三类:通用基金、专项基金和指定基金。   

他介绍说,通用基金可用于“说好人、帮好人、做好人”的各项活动。专项基金限用于捐款人指定的某一项或几项“说好人、帮好人、做好人”的活动,“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就属于这一类。指定基金则只用于帮助捐款人特别指定的某一个具体的好人。

目前,“好人基金”中通用基金占比不到一成。谈方透露:“大多数捐助者都会指明捐助对象。”

华南师范大学非常支持谈方的举动,并为“好人基金”提供了专门的办公场所。虽然“好人基金”现在还很弱小,但在谈方和志愿者的不懈努力下,该基金不到三年时间就已经募集了近百万元善款。

“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是一名公民,我们成立这个基金的定位是‘呼唤、示范、推动’,基金只是一种手段,物质是不能解决道德问题的,但能给社会以示范——‘好人有好报’,最终推动大家精神层面上的道德回归。”

扶老基金:

华师教授办基金为蒙冤好人“埋单”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大胆去扶,我们埋单”

目前,“好人基金”旗下共有七类专项基金,比如针对贫困学生的“邦才助学基金”、帮助受困志愿者的“受困志愿者基金”等。

每成立一个新的专项基金,注意“示范”效应的谈方都会带头向这一专项基金捐款两万元。今年3月5日,谈方成立了“搀扶老人风险基金”,他本人也带头进行了捐款。

在成立这一专项基金前后,他的很多同事和志愿者都表示不理解。“当时有些同事觉得成立这个基金很难操作,甚至可能误把坏人当好人。但经过大家的讨论沟通,我们还是达成了一致。社会不能让好人寒心——即使我们帮助错了人。”

“法律扶不起,基金扶起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方始终不忘对南京彭宇案法官的判罚进行抨击:“法官的判罚对社会起了很差的示范作用,而且判罚本身就缺乏推敲,‘谁主张、谁举证’是最基本的司法原则,徐老太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彭宇将她撞倒,根据‘无罪推定’的原则,就应该宣判彭宇无罪。”

谈方认为:“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现在出现一些老人的讹诈,本质上是挑战传统美德。老人本来是社会敬仰的群体,大多数老人是好的,但类似彭宇案的案件示范效果太差,大家都不敢去搀扶老人了,最终伤害到了老人这个群体本身。搀扶老人并不是见义勇为,而是举手之劳,但帮助者目前却面临很大的风险,我们需要去帮助化解这种风险。”

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谈方为“搀扶老人风险基金”设计了这样的操作办法:“不管是谁,见到有老人摔倒你就大胆去扶,如果由此惹来官司,我们的志愿者律师会免费给你打官司。你如果败诉了,我们给你赔——不管多少,不设上限。”

“搀扶老人风险基金”成立半年以来,募集到了约14万元捐款,60多位志愿者律师参与其中。

在基金成立之初,志愿者律师并没有这么多,一场电视节目改变了这一困境。一次,谈方在南方电视台做节目时与广州大同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永平邂逅,在听了谈方的想法后,朱永平当即表示:“从今天起,我们律师事务所40多位律师决定全体成为基金的志愿者律师,免费替受助对象打官司。”

基金困境:

受困者不愿再提伤心事

尽管“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已经有了明确的“纲领”,但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基金成立半年来应者寥寥,仅有4人愿意接受基金的帮助,另有两人因故中途退出。

“这4个人里包括这几天才跟我们取得联系的许云鹤。我们跟受助者取得联系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受助者主动找我们,另一种是我们在媒体上看到他们的事迹后主动跟他们联系。目前退出的两个人,都是当初主动跟我们联系的。”谈方说。

为何主动要求帮助,最后却又主动放弃呢?谈方认为,最大的原因是求助者不愿再揭“伤疤”。

“通过媒体联系的受助者,经媒体采访后心理承受能力相对比较强。但主动向我们求助的对象却不一样,我们帮他们请律师,询问案情,前往现场寻找证据,等于重提他们的伤心事。主动来求助的人中有一位是广州的大学教授,读书人最重颜面,这样的事情他实在不愿再追下去,所以最后放弃了。说到底,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冤。”

尽管如此,谈方仍坚定地要把“搀扶老人风险基金”运作下去。“我们的方案虽然是物质上的,但只有继续做下去,才能改良已经滑坡的传统道德。人们最终会接受这样的模式,我相信基金会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谈方:

做慈善不要问目的

也许谈方自己也没料到,在接受央视的采访之后,“搀扶老人风险基金”的模式会受到他人的效仿。9月8日,去年因学历造假风波而形象受损的“打工皇帝”唐骏宣布将成立百万元的“助人基金”。

9月8日上午,唐骏在新浪微博上表示:“现在成立百万元‘助人基金’,全面帮助那些因为助人而受到索赔的人。(我们)需要一个正气的社会。我们大家都来维护社会道德和正气!用我们的爱心来关爱社会!”

谈到成立“助人基金”的原因,唐骏说是因为他“在早上上班路上听新闻报道因搀扶老人引发的纠纷”。

针对唐骏的做法,谈方说:“不管是谁,做慈善是最不需要问目的的,但要考虑受助者的感受,让他们真正得到帮助。另外,基金一定要规范、透明,要经得起审计,我们的‘好人基金’年底前准备请会计事务所进行规范,保证账务公开。”

记者观察:

“道德基金”能否学社保模式?

无论是谈方的好人基金还是唐骏的助人基金,这些基金在融资时都遇到或大或小的问题。

谈方告诉记者,在募集资金时,他必须“身先士卒”,每项基金都捐2万元,然后,一些经济较宽裕的朋友或志愿者才开始对这笔基金进行捐助。

“搀扶老人风险基金”在央视报道之后多获得了10万元的捐款,在此之前,基金账下只有可怜的4万余元,其中还包括谈方自己的2万元,融资困难可见一斑。

唐骏作为一名成功的经理人,解囊百万元成立基金并非难事,但和谈方的基金一样,群众参与度都比较低。

与此同时,在“郭美美”事件之后,公众对各慈善类基金敬而远之,公共慈善事业的信任度降到了前所未有的低点。尽管谈方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表达了“国家应该放开民间基金”的观点,但民间慈善基金即使放开,监管、融资、运营的种种问题也不会自动地迎刃而解。

记者认为,这类“道德基金”不应仅限于学习商业保险的模式,而应更进一步,学习社保的操作办法,让全国大多数人民都参与进来——哪怕每人每年只捐1分钱“保费”。

归根结底,要保道德之险,需要社会大多数公民的信任与参与。

                                                                                             转载资料来源:2011-9-16   广州日报

————————————————————————————————————

如需协助,请询18998811988  13826003683  13539995519  13527779386(珠三角) 13882882467(川渝)  18998811988@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