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森林保险理财

养老金规划、医疗费规划、资产配置、人寿险、财产险……

 
 
 

日志

 
 
关于我

1996年开始从事人寿保险__这一爱心行业,积累大量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从业经验,是行业的"老行尊"和资深理财规划师(已获美国IARFC"国际认证财务顾问师"认证,编号RCGZ00934),现供职全球寿险市值第一位的中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中国唯一国家控股的世界500强的保险企业,排名从2003年290位串升到2016年54位)广州唯一血缘团队独立驻珠江新城CBD核心区。2011年-今,每年被广东省分公司评为“卓越之星”及广州市星级会员。多谢赐教关照!

网易考拉推荐

古巴奇迹:全民免费医疗  

2012-04-03 10:58:07|  分类: 热门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大森林善意提醒:日前,《人民日报》利用其分布广泛的海外记者站调查了世界上70多个国家,调查各国的免费医疗制度。令人意外的是,他们发现全世界只有古巴一个国家实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免费医疗。在古巴,任何国民在看病时均无需缴纳任何挂号费、医药费、手术费等各种费用。

古巴奇迹:全民免费医疗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为什么美国、欧洲等发达经济体都无法实现的免费医疗,却在古巴这样一个中低收入国家奇迹般实现了?

  由于实行了全民免费医疗的制度,古巴的国民健康状况达到了发达国家的水平。2007年古巴男女的平均预期寿命分别为78岁和80岁,新生儿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为5‰、6‰和7‰,各项指标均达到最发达国家的水平。

  更有说服力的比较是,古巴的这一系列公共健康数据全部优于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美国。2007年,美国人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7.99岁,比古巴低0.27岁;新生婴儿死亡率为6‰,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7.6‰,均高于古巴。以家庭医生制为例,古巴是世界上人均家庭医生最多的国家,但古巴并没有就此止步。 

  古巴全民公费医疗体制的神话,更令美国人羡慕的是其用低成本取得了高效率。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古巴的人均医疗支出成本却还不到美国的1/20。而直到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还在为其全民医保计划与共和党苦苦争斗。古巴在社会财富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建立起这套覆盖100%国民的公费医疗体制,都有哪些经验值得我们借鉴?古巴的这套全民免费医疗制度是否可以复制到其他发展中国家?无论是从不少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实践角度看,还是从专家的理性分析角度看,古巴全民免费医疗的模式恐怕难以复制。

……地大物薄的中国更难复制!

————————————————————————————————————

医疗现状古巴奇迹:全民免费医疗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

医疗水平

  堪比最发达国家

  对于普通的古巴民众而言,他们更愿意把今天医改的成功视为古巴社会主义建设最伟大的奇迹。

  1959年卡斯特罗领导的革命胜利前,古巴整个国家卫生资源的分配极不平衡,广大农村缺医少药,只占全国人口22%的首都哈瓦那集中了全国60%的医生和80%的病床,而广大农村只有一所医院,政府的医疗覆盖面仅占农村人口的8%。革命胜利后初期,医疗改革迫在眉睫。然而,这时却有大批的医生外逃,致使原有的困难雪上加霜。革命胜利前夕,全国有医生6300多人,而到1963年减少了一半。1960年起,美国对古巴实行禁运,古巴传统的医药和医疗设备供应来源中断。

  在这种形势下,古巴的卫生和健康指标下降,一些传染病出现反弹。同时,人口的快速增长更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古巴的医疗卫生事业陷入困境。

  面对这种困境,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政府大力发展公共医疗,努力培养医护人员,使全国人均医生数量位居世界前列。古巴政府投入占国内生产总值9%以上的资金用于生产医疗设备、器械和药品。在医药高新技术开发方面,古巴也达到较高水平。而针对器官移植和一些疑难病症的治疗已达世界先进水平。

古巴奇迹:全民免费医疗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看病住院吃饭全免费

  目前,三级医疗体制已覆盖整个古巴。一般市(县)以下的小医院和综合诊所为初级医疗网,各省会和重要城市的中心医院为二级医疗网,首都的全国性医院属三级医疗网。作为古巴免费医疗的基础,“社区医疗模式”在古巴逐步完善。

  根据这种模式,一个家庭医生接受指派,到一个指定的社区负责照料120个家庭。在通常情况下,病人首先去找这名指定的家庭医生。通常情况下,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古巴人都是在社区医院治疗。只有在需要的情况下,他们才被自己的家庭医生指引去第二级医院或者第三级医院接受专门治疗。

  由于大部分病人在前两级医疗机构已经分流和治愈,无需到大医院治疗,因此古巴的大医院从来不会出现中国医院人头涌动的景象,病房中甚至经常都有些床位是空的。候诊大厅整洁安静,候诊病人不多,也不用挂号,直接去接待处即可。

  由于古巴实行的是真正的免费医疗,因此医院里也没有在中国医院里常见的划价处和收费处。在古巴的医院,小到检查视力,大到核磁共振、超声波等,都是免费的。如需住院治疗,不仅治疗费、手术费和药费不用出,而且病床和饮食也是免费的。医院还根据病人的特殊情况准备了专门的饭菜,家属陪住也有休息的地方。不过在古巴,外国人看病和本国人看病是严格分开的,外国人在古巴看病不能免费。

  古巴还实行医药分离的制度,医生对病人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后,开好处方。病人并不是在医院里拿药,而是持处方到所在社区的药店拿药。古巴人一提到医生,就觉得很亲切:“医生就像朋友,我们很愿意和医生聊家常。”古巴人没有给医生“送红包”的现象,也没有“号贩子”现象。

       国际影响古巴奇迹:全民免费医疗 - 大森林 - 大森林理财

美国病人偷入古巴

  拉美要客治病首选

  古巴的医疗水平得到了其头号敌人美国的承认。早在1982年,美国就在一份报告中承认,古巴的医疗体系不仅超越了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还可以与很多发达国家一比高下。2009年,甚至有一些美国大学生冲破美国封锁禁令,到古巴的医院治病。 

  多年来古巴国家旅游与健康公司推动一项计划,让游客到古巴旅游时得到治疗。许多欧洲、拉美和加拿大的病人到古巴旅游和接受治疗。哈瓦那矫形外科医院的院长坎布拉斯对记者说,他曾经接诊过13位外国总统。在美国医疗费用很高,而在古巴对居民100%免费,对外国病人收取的费用不到美国的一半。

  古巴也是拉美地区政治家和明星治病的首选之地。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多次前往古巴就医。医疗外交已成为古巴外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古巴有一些大型戒毒中心,治疗的效果很好,拉美地区的一些知名人士也到古巴接受戒毒治疗,如阿根廷球星马拉多纳。

  随着美国大学学费的上涨,美国的年轻人甚至开始流行去古巴学医。在美国,学医的费用极其高昂,一些非洲裔或拉美裔的美国年轻人根本负担不起学费。而古巴愿意为他们提供奖学金和6年免费学医的机会。他们毕业后,可以回到美国的医院工作。美国第一位到古巴学医的学生特蕾莎·托马斯已经在8年前毕业,如今她在美国一家有名的医院工作着。她说,如果在美国学医,她至少要工作20到30年才能还清银行贷款,而古巴的免费留学使她梦想成真。 

  输出医疗换取石油

  古巴构建医疗外交

  “供过于求”地发展医疗服务给古巴带来了外贸和外交上的好处。由于有充分的医务人才资源,古巴能够“出口医务”换取它所急需的石油和外汇。目前,古巴已向委内瑞拉派出了2万名医生,而委内瑞拉向古巴供应低价石油。

  从1959年卡斯特罗革命成功以来,古巴派驻海外的医务人员已经多达13万人。今天,3.7万名古巴医生和护士专家们分散在全球70多个国家。现在古巴的拉丁美洲医学院又开始免费接收大批外国学生。“医务外交”正在帮助古巴重塑国际形象,从“输出革命”的激进红色转变为“输出医疗”的纯洁白色。

  古巴还利用“出口医务”来构建自己独特的“软实力”。多年来美国视古巴为死敌,许多紧跟美国的拉丁美洲国家也和古巴关系不好,但自从古巴向它们派出医生、帮助解决医疗问题之后,不少国家和古巴的关系实现缓和。

  此外,古巴还慷慨地为美国提供医疗援助。在美国遭受卡特里娜飓风灾害后,古巴计划派遣100多名医生前去援助,同时提供医疗物资。尽管布什政府没有接受这份帮助,但古巴的义举无疑让灾区的美国人重新审视这个他们眼中的穷国。 

  成功原因

  医疗制度化

  古巴把提高全体国民的健康水平作为社会主义建设的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提出“让人人享有健康”的奋斗目标。

  而古巴高效医疗体制的首要“秘方”就在于它的初级医疗制度,尤其是家庭医生制度。古巴的家庭医生诊所设在社区里,看病就医非常方便,家庭医生还做家访出诊,病人不用出家门就能看病。这种制度大大减少了“小病变大病”的几率。古巴现有14708家社区医疗站和498家综合门诊部,构成了其初级医疗体系。平时古巴人走几分钟就能到诊所;家庭医生还做家访出诊,病人不用出家门就能看病。为了方便服务,古巴的社区诊所提供24小时全天服务,病人随时可以去看病。

  重在“预防”

  古巴医疗重在预防,低成本实现了高效率。在古巴,患者得了小病,家庭医生及时就近治疗,预防大病的发生。感冒、腹泻、虫牙这些常见的小病都在第一时间、第一线得到了治疗,花小钱、防大病。家庭医生还对有潜在患病危险的人群采取严密的预防措施,譬如对孕妇和新生婴儿就有一套系统的防病方法。在妇女怀孕和哺乳期间,家庭医生或护士每天都要进行家访,测血压、查身体、询问各项情况。古巴遍布全国的社区医疗点大大减少了“小病变大病”的几率。由于基层的医疗工作得到充分发展,全社会的医疗资源得到合理的利用,去大医院的病人少了,政府的医疗费用支出也节省了。

  自种草药

  在药品供应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古巴政府下决心大力发展草药产业和生物制药行业。古巴一直未能建立起现代医药工业体系,在1989年前,古巴的药品主要是由当时的苏联-东欧国家提供的,此后供应被迫中断,药品来源成为一大问题。古巴地处热带,岛上雨量充沛、植被茂密,地产草药品种并不少。并在全岛建立了169个“草药治疗中心”,目前种植45种常用药材。此外,古巴在生物行业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有能力生产一些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新药,比如治疗肺癌的疫苗、治疗糖尿病的新药等等。

  大量培养医生

  古巴大量培养医生,将医疗服务业成为高科技的“劳动力密集行业”。古巴医疗制度的另一个秘笈是把资源主要投入雇用基础医疗的医务人员方面,而不是购置昂贵的药物和设备。根据世卫组织提供的数据,平均每170个古巴人就有1个医生,仅次于意大利,是世界上人均拥有医生第二多的国家。庞大的医生队伍建设,再辅助以彻底的接种疫苗计划,大幅降低了目前依然是加勒比海地区头号杀手的传染病感染率。

  而且,古巴注重打造一支医德高尚和医术精湛的医务大军。古巴要求每一名医生都应具有最高尚的人类感情,提倡和发扬为人民的福利而奉献的精神。在1960年古巴政府就颁布法令,规定医学院校的毕业生必须到农村从医1年至2年,使他们获得锻炼。

  存在问题

  经济负担沉重、国外“挖墙脚”

  古巴的免费医疗建立在其特殊国情上。2010年年底,古巴最新人口统计显示,全国人口只有1100万。全国总人口基数小是免费医疗成功的基础。设想古巴人口扩大10倍、甚至100倍,政府承担的医疗支出将是一个不能承受的数字。

  另外,免费医疗也带来诸多问题。古巴领导人和一些学者承认,在实施全民免费医疗制度的过程中,存在“浪费、挪用资金和盗窃的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指出,全民免费医疗开支大、浪费大,已成为政府沉重的经济负担。2009年12月,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在古巴全国人大一次讲话中强调,要根据国家经济的实际状况,来调整卫生和教育方面的开支,要在保证医疗和教育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削减或取消不合理的开支。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对古巴的封锁给古巴的经济和医疗卫生事业造成了许多困难。再加上最近几年国际金融危机、国际市场上油价和粮价的飙升和所遭遇的严重自然灾害的影响,古巴的经济增长缓慢,经济困难加剧,外汇短缺,难以进口药品和先进的医疗设备。

  流亡海外的古巴人也不断攻击古巴的医疗制度。据2007年古巴流亡教授博雷戈揭露,古巴国内药物和医疗器械极其匮乏,医疗场所的卫生状况非常恶劣,农村地区的医院几乎没有急救设备,麻醉剂和消毒液储备近于无,针头和注射器奇缺以至于要清洗后反复使用。

  此外,古巴的医疗队伍还面临国外“挖墙脚”的危险。由于古巴坚持社会主义的平均工资制度,古巴医生的收入并不像西方国家那样高。以2008年的数据为例,其平均月工资只有20~25美元,仅仅相当于全国平均工资的1.5倍。很多医生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另找兼职。由于古巴不允许私立医院的存在,一些胆大的古巴医生,甚至会选择冒险叛逃到美国。

  古巴还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60岁以上人口已占全部人口的17.8%。未来古巴政府的财政负担将更重。日益脆弱的古巴经济是否能承受住全民医保的重压,值得关注。徐世澄研究员甚至提出“古巴的全民医保还能坚持多久”的疑问。

                                                                       摘录转载资料来源:2012-4-2   广州日报

————————————————————————————————————

如需协助,请询18998811988  13826003683  13539995519  13527779386(珠三角) 13882882467(川渝)  18998811988@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37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